• 搜索:
已有170位网友收藏

屌丝的自我认识之旅


来源:未知 时间:2017-05-27 12:33 作者:木木

其实我是个非常老套的人。好多流行的新词儿从来都没用过。比如“萌”、“给力”、“屌丝”什么的。虽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就是体会不了。无法认同。所以不喜欢用。尤其对于自己的屌丝身份,认识得很不深刻。直到一星期前。2012年6月9号。楼主因公前往上海。飞机上前座家庭带个一岁左右的小男孩。该小孩在飞机起飞后开始不老实。站着蹦来蹦去。随后趴在靠背上露出脑袋看着我。我就跟他打招呼。该小孩无动于衷。对方家长指示小孩说:快,跟阿姨“么”一个。 说着家长作出飞吻的动作。配音:么。 该小男孩盯着我,无动于衷。 这时,一位空姐从过道款款走过。那小子“噌”一下起来了,个大脸跟向日葵似的追着空姐,嘴里响亮地对着人家“么么么么么么么”。我的屌丝之旅就此开始。 上飞机之前,我查了一下上海天气。网上显示上海市6月9号天气阴,34摄氏度。楼主这个东北人坐在电脑前天真地想,哎,这矛盾吧。阴天怎么可能34度呢?阴天不是迎面吹来凉爽的风什么的吗。34度?不好意思啊没有过。30度以上就是万里无云晒死个人的意思啊。 怀着这样天真的想法,我乘坐飞机抵达上海。此时上海户外气象为,阴天。34摄氏度。在走出机场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迎面揭开了一个刚跳完闸的电饭锅。 抬头看看天空,确实是阴天。白不呲咧灰不拉叽雾气蒙蒙,阴得非常均匀和理直气壮,好像天空本来就是这个色儿似的。我赶紧退回机场,上网查一下酒店路线。查完路线我很自然地切换到谷歌卫星地图。结果上海地区是一片白。 从地铁出来走在路上。两边的商店如果单看装修的话,风格都是非常文艺清新。但是气象环境的闷热潮湿使人走在路上时,有一种被扣在大棚里的感觉。 路边店面的风格和人群的神色会让每一个二逼青年油然产生一种想法,那就是,我艹。气氛不对啊。 我就这样一路百感交集胸闷气短地走到了酒店。 进了酒店之后,我慢慢开始明白了屌丝的含义。先插一句无关的。这个酒店大堂柱子的设计非常离奇。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明白柱子上装饰的是一排排马踏飞燕的镂空剪影。问题是,马踏飞燕是一个雕塑。从正面看或者上面看或者侧面看的话,你能看出马踏的是个飞燕。但如果是侧面剪影的话,看着就是马踏大便。整个柱子上镂刻的都是这种马踏狗屎。有兴趣的同志可以试试把马踏飞燕的照片剪影一下看。上前台办入住,房费已经付好了。但是押金是要自己付的。押金一宿五百。一共住四天。 我他妈抱着公款吃喝全程无忧的心,就带了个一千的卡。最后跟前台商量说,押金先付两天的。两天过后再重新办个入住倒到后两天。上楼了。一进房间第一件事是上网查这酒店房间的价格。查完之后,看完各种服务标价后,我脑中唯一的想法是,草泥马。屌丝之心久久不能平静。然后又跑出去观察周边环境和酒店顾客,终于想到了安慰自己的理由。这是个好酒店。这酒店是给咱国家赚外汇的。把标价都换成美元英镑的话就完全合理了。想通之后再次回到房间。非常忐忑地想找主办方问问这房间是不是发错了。你看我浑身上下加起来不到一百块钱的人像是住这种酒店的样子吗?但是有点儿困了。先在床上睡了一觉。半夜起来上厕所,一进卫生间,见到了传说中的智能马桶。我看见这马桶第一眼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它会跟我说话的心理准备。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在我的手伸向厕纸的一瞬间,马桶慢慢地打开了盖。我又跟马桶对视了能有一分钟。当时没有任何想法。坐上去之后,马桶圈是时刻保持体温的。好吧,谢谢这位马桶。左边墙上是一个操作台,开马桶盖,开马桶圈,同时开马桶盖和圈,都分别有一个按钮。其他还有按钮冲水清洗的。冲完吹干的。冲洗还有调节强度的。调节方位的。什么的。我看着这一个操作板,差点纳闷了。我是要拉屎还是要开飞机来的?然后人一坐下后,各种功能模块自动感应启动,先后发出各种不同音调“嗡——”的交响。各个部门启动的瞬间有种这厕所要“嘁里咔嚓”变身成厕所人的感觉。这是我有生以来拉得最隆重的一泡屎。在马桶各个功能模块发出的交响声伴奏下,我拉完之后都有种要谢幕的冲动。但是走出卫生间之后,再一回味这些高端功能,有一种“草。不就拉个屎。至于吗”的感觉。回到床上之后,由于下午睡多,加上刚才的屎感,我对这个马桶念念不忘。无所事事地躺了五分钟,我起来玩马桶去了。各种功能都研究了一遍,只有一个设计我最喜欢。就是排气扇是在马桶内部的。比咱家里一般卫生间那种拉完之后臭一屋子再从头顶上换气的马后炮功能实用多了。拉完屎后自动冲洗的功能应该非常适合痔疮人士使用。真的。 第二天早上。下楼吃早饭。自助餐。房间自带的。上去一看,全是西餐。我挨个地方问:同志,有饭吗?得到无数否定的答案后,夹了点华夫饼啥的坐那儿吃。打算吃完这一块就走。这时,服务员拿着签单本儿来了。我一看,早餐费,二百。当天的早餐我吃了俩小时。 下午出门前往会场。路上其他的人在互相交流昨天的日程。去哪溜达了买了什么东西等话题。我默默地散步到了角落里。头一次见面还是别告诉人家我昨天在房间里玩了一宿马桶吧。在对自己的屌丝身份有了初步的认识后,我们乘坐的车到达了一个屌丝会场。参加了一场屌丝晚宴。为什么说我参加了一场屌丝晚宴。听我慢慢道来。首先,这是一场布置得很正经的晚宴。有好多电台媒体和摄像机什么的。但是进了会场之后,我作为闲杂人等,坐在大厅靠后的桌子上。一抬头,发现天花板上散落着前一场婚礼或者生日聚会留下的一堆喜羊羊和海绵宝宝的氢气球。其实会场还是挺大挺正经的。但是,就是会透露出一丝喜羊羊气球这种淡淡的屌丝之感。让我觉得很亲切。大家差不多都落座之后。先上了点冷盘。桌上都是一群此前从未谋面的人。大家都无声地偶尔夹个菜。注意,上的是中餐冷盘,但是餐具有刀和叉。后面将讲到这个餐具的事情。台上司仪开始主持宴会什么的。灯光调暗。大家都笼罩在一种淡淡朦胧的紫色光晕下。在这种紫色的朦胧光晕下,群众都看不到菜了。所以都停下了筷子开始无所事事。大家都在用苹果手机上网。所以手机不上网的我是其中最无所事事的人。 我的注意力开始放在头顶的灯光上。这个淡淡的紫光,为什么看着这么熟悉呢? 我陷入了思索。 十秒之后。我突然掏出了一张一百块钱。举起一看,草泥马。这灯光果然可以验钞。 这时,台上的大屏幕开始播放一个宣传片,非常气势恢弘。配乐勇猛。鼓点激昂。一下将之前会场上的屌丝气氛冲淡了不少。正放在关键时刻气势雄浑的时候,暴风影音一下死机了。环绕音响里传来一声我有史以来听到的最宏伟的Windows窗口故障的声音。 播放终止。司仪在后台人员调试暴风影音的空档中讲话。 继续无所事事了半小时。 下面插播一位工作人员,我认识的一位美貌湖南妹子,同样给自己定位为女屌丝的小胡的遭遇。【小胡说:灯光调暗。大家都笼罩在一种淡淡朦胧的紫色光晕下。这时,服务员来了。把桌上每个人的刀叉都收走了。然后,端上了一盆牛排。 等了一下午正菜的围桌群众纷纷用筷子夹牛排。这牛排是又宽又大。上面的酱汁儿那个厚哟。没有刀叉怎么办,反正灯光暗。筷子夹着就直接咬呗。群众借着黯淡光辉拿筷子夹着嘴直接啃得正来劲儿的时候,灯光突然大亮。摄像头开始环顾全场。小胡他们桌一帮人,每个人都化着裂口男的牛排酱汁妆。】 司仪下台后,本场宴会最令我欢欣的部分登场了。乐队来了。首先上来了一个萨克斯手。在这哥们上来的一瞬间,我突然感觉整个大厅里,只剩下了我和他。其他人的存在都不那么重要了。所有的喧闹在我和他对视的那一瞬间变得沉静。世界变成了一座寂寥的空城。我看着他,他专注地演奏着手中的萨克斯。那一刻,时空仿佛凝滞。等等,这种,一看到他,嘴角会不由浮起一丝淡淡微笑的熟悉感是什么?

图片描述...

随后,乐队的键盘手上来了。

图片描述...

这位穿着中华立领的键盘手,我还以为你要唱大鼓呢。 这是我看过的卖相最牛逼的乐队。压抑着上台合影的愿望我分外痛苦。在我对萨克斯手的注目中,这场宴会终于结束。晚上再次回到酒店。小胡送我到酒店,我们两位屌丝在大堂里感叹这酒店的豪华腐败。我热情地邀请小胡去房间里玩马桶。小胡走后,睡觉之前,我发现酒店的网速好快。于是当天晚上我熬夜下了一宿的片。屌丝的自我认识又深入了一步。 第三天早上先去吃早饭。我问服务员,能带回房间吃吗?结果对方拿出两个餐盒和一个能装进半个我的大纸袋。我一看,哟嗬。这么大。你是在暗示我什么?随后我也没客气,装了满满一大袋子回房间吃了一上午。 晚上去另一家饭店聚餐。饭店一楼卖的衣服标价都是几万几万啥的。给人一种上海钱很毛的感觉。进了楼上一个包间。餐桌上方的灯比我还大。 一共两桌。领导一桌。其他人一桌。我和屌丝小胡坐在其他人的桌。 我这时已经明白了。高级餐厅是没有大米饭的。所以上的菜我都没少划拉。 在我和小胡吃得不行的时候,服务员突然端出了一堆饭。我最爱吃饭了。还是大虾泡饭。真的非常好吃。只有小小一碗。所以虽然挺饱的,但我还是吃了个底朝天。 吃完之后,服务员说,可以续碗。我遥望着盛饭的盆,眼含热泪。 妈的。不早说。当天下午还有茶话会。还有晚餐。然后游轮。我和工作人员女屌小胡和另一个工作人员男屌小高逃过晚餐,假装去游轮布置会场。 跟这俩人在一起玩得非常开心。两位屌丝前辈帮助我完成了屌丝自我认识的深造。小胡和小高表示,你为什么跟我们两个屌丝在一起玩得高兴呢?因为你也是屌丝。你找到组织了。我找到组织了。小高说,刚才跟领导一桌没吃好。去吃饭吧。我和小胡表示,刚才没有收敛屌丝本性,吃了个底朝天。要去自己去。在小高的力邀下,我和小胡跟他照着地图找吃饭的地方。小高作为本地人,带领我和小胡迷了路。 绕着码头找了很大一圈,没有吃的地方。找到一个餐饮区,里面刚刚翻新过,什么都没有。广告倒是先打出来了。照着广告的指示,我们上楼下楼跑了很久,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难道说,小吃广场其实就在这个楼梯上,但是我们看不见?

图片描述...

就这样又回到了码头。首先看到一座通体亚光黑色的三层游轮,外表非常奇特而有质感。很像城堡。我高兴地指着问:这是咱们要上的船吗?小高:不是。 往前走两步,前面出现另一个简洁流畅的两层游轮。我问:啊。这个也好看。这是咱们的船吗? 小高长笑三声:当然不是。咱们的是前面那个屌丝船。 我们仨走到近前,看见一个灰头土脸,满身硕大的彩灯,广告霓虹灯叫“金灿灿”的猥琐游轮。我说:好的。屌丝坐这样的船没有压力。 二楼是主办方的包场。我们仨假装工作人员检阅,先坐船上游了一圈。 男屌小高靠在二楼栏杆上说:两位美女,我新买的游轮怎么样啊?我说:如果不看船的话,光看前面还行。小胡:前面也不行。只能跟在别的船屁股后面。视野不好。我对着三楼喊:师傅!超个船! 当然是不可能的。只能看着前面的船屁股。三个屌丝在屌丝船上非常气短。 这个时候,就在我们的屌丝船旁边,开过了一座长得跟大馒头一样的船。那位游轮真真儿被装饰成了一个大馒头的形状。上面的彩灯比我们的还多。我心情好多了。 晚上游完,回到酒店。除了马桶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没什么意思。要下的东西也已经下完了。所以就睡觉了。 第四天早上。依然下楼吃早饭。下去看着一堆面包土司什么的我一点食欲也没有。不死心地挨个摊位问,有饭吗?有饭不?给点饭吧。 得到一系列否定后,我去点了一盘寿司。坐在桌子前吃寿司的时候,我悲痛地感慨:真想吃口热乎饭啊。 吃饭早饭和其他人坐长途车到了西塘。跟上海的天气差不多。虽然晴天,但是阳光很朦胧。空气质量同样跟农村大棚里差不多。进去之后有很多像古时候的小房。路面是大石头的。在上面绊了好多次。 据说景点都是真的。是历史遗留。但是都是商店什么的。游客也很多。两者相称之下,真的也显假。而且,这样一个假装气质清新小情小调江南古镇的地方,不知为何有很多卖臭豆腐的。处处散发着公厕发酵的味道。而且人真的挺多的。我没带相机估计也照了百十张照。虽然都是人肉背景。有喜欢照相又懒得自拍的人,可以去旅游区到处抢镜头。很方便的。 由于空气憋闷人流繁杂,再加上我个人审美有问题,所以不觉得景色多么特别。东北的同志们,如果你想来南方玩,当你查到当地气温是三十多度的时候,不要来。这种热跟咱们那儿的热是不一样的。还有划小船。小桥流水撑篙行船,电视里见过吧?美吧?往船头一站挺装逼吧?现场就不是这样了。你想往船头站?必然瞬间踩翻扣进浑水。必须是八个人对称地坐着。穿着橙色的救生衣。在岸上一看就跟发洪水拉出来一帮受困群众似的。 在景区现场吧,向远处眺望还可以。近处一看就石头是石头树是树。坐在船上,小胡拿着iphone拍,发现这景色真的非常上相,拍出来的和在人眼里看到的差别甚大。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带着相机了。原来都在从取景器里看景点。照片里拍出来绿荫浓密小桥流水的,看着好像很清新凉快。你如果想体验一下现场的感觉,你就拿着景点照片,脑袋上套个塑料袋,站着澡堂子里看。感觉就到位了。 同船上一位四川中年哥们儿说,不光是这种景点啊。我以前看电视宣传片,野外大自然什么的美得很。我就自驾游过去了。去了辛辛苦苦爬到上面,一看不就是草嘛。地方大点嘛。根本就没那么美。还蚊虫乱咬的。 所以说,有两种东西的照片是完全不可信的。一个是女人。一个是景点。 在西塘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当地的蜻蜓,通体漆黑,腰上一条荧光黄。长得跟防暴警察似的。很好玩。从桥上往下看很像好多小直升飞机。可以想象草丛是大森林,防暴蜻蜓在执勤。 第五天早上定好上海到哈尔滨的飞机票返回。屌丝之旅以乘坐屌丝飞机回归完美收尾。登机之后,我所乘的那架飞机迟迟不能起飞,在机场跑道上开了半小时。时不时地刹个机给别的大飞机让道。大城市不光堵车,还堵机啊。不知道司机师傅是想这么一路出溜到哈尔滨还是怎样?我是没有意见。但你要真这么做应该会上新闻吧?容我先补个妆。 在飞机上,发现前排右侧座位上有一个酒窝男青年。跟左边同伴聊天,不时一笑。左侧酒窝若隐若现。十分可爱。但是我此时已经自然带入屌丝形象了。虽然对这男青年非常有兴趣,但是不敢放肆。心想,我作为一个女屌丝,乱加搭讪会被对方殴打吧? 飞机快要落地前,我还是没忍住。鼓起勇气上前捅捅对方。酒窝男青年回头了。 我:同志,请问我可以摸一下你的酒窝吗? 摸到了。手感非常好玩。女屌丝们,不要怕。不要被屌丝身份所禁锢。反正都是屌丝了,被拒绝又能怎么样。 我现在可以泰然使用屌丝这一词汇了。 我,就是屌丝。(转载:豆瓣少林修女)


最新笑话

幽默笑话